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大全 >

醉花辞-[神话传奇]

时间:2021-01-09来源:火种文学网

        【第一章】 
      几日阴雨,宫宇被笼在阴郁下洗刷了好些日子,被晨光一照就变得焕然一新。初起的沉嫣在廊下,倚着一边的雕栏,一手缠弄着发髻一侧攒金珠步摇垂下的雕珠流苏,眯着眼望着前方闪着金光的殿顶。整个人如披晨光,散发着一种无法言喻的贵气,却也给人以疏离,难以接近。 
      远处疾步走来一个紫衣侍女,还未站定便俯首道:“主子,王上那边成事了。”

沉嫣那张素来波澜不惊的绝美容颜上,在刹那间绽开了一朵如同幽谷新兰的笑颜,在晨光之下,柔和迷人,侍女看得呆了,都忘了去搀已经走了几步的主子。

“云芝,速往乾安宫。”云芝这才如梦初醒般上前搀住沉嫣,一脸喜色地朝乾安宫的方向赶去。与此同时云芝心下也在为自己主子忧心,此次王上与国君(东函公,沉嫣父王)联兵南下抵御南钩来犯,同时要将朝中老臣权力削弱,解除北越内忧外患的困局。

主子几乎是倾尽全力地帮助王上,三个月的时间里,一连一个月的阴雨,经不得湿气的主子废寝忘食的从旁协助着王上,主子的这般痴情,愣是旁人看了都铭感五内,可主子却还不知道自己所痴情的对象是个错误……越想越远的云芝猛掐了自己一把拉回飘然远去的思绪。 
       一路上不仅云芝在神游,沉嫣的思绪也被牵到了两年前又是烽烟战火的年代。四国中,西朝为南钩所灭,四国鼎立相持不下的僵局就此破碎。仅仅维持了二十年的和平又陷入狼烟之中,民不聊生,哀鸿遍野。

那时的她仅有十一岁,她是东函帝女。可是身为东函帝女的她,因为她的母后因生她而血崩,殁于榻上,在她出生的那一夜虽是春季却下了一场前所未见的滂沱大雨,盛开的满园百花都被雨水打落,零散在地上。

第二天,地上出奇的干了,那些花瓣都褪了颜色,颜色染花了泥土和卵石步道,斑驳满目,兆凶。函王痛失发妻,且女儿伴随不祥之兆降生,从此这位皇长嫡女就倍受父亲的冷视,同时也被她的臣民敌视。

她从出生那天之后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王,只记得幼时绞尽脑汁偷偷跑去看也只看到他的背影,还被父王的宠姬逮个正着,之后许多年都明里暗里的吃了这宠姬很多亏。

       四年后,因南钩国势壮大飞速,东函北越也受其威胁。这时沉嫣的父王才想起他有个深养在后宫的女儿,百官们才想起他们有位素未谋面的公主。于是及笈不久的她便被挎上命运的枷锁,踏上远嫁之路。在和亲那天,她终于见到她的父王。骨肉血亲,仅有两面之缘,第一次,是在她出生之时,还有这一次,是和亲远嫁之时。  

      函宫的冰冷让她披上了一件冰冷的外甲,冷冻了她的心魂。和亲远嫁于她而言不过是换一宫室居住而已,可这一次她预料错了,北国虽冷,却让她感受到她以为毕生都无法得到的温暖。

      北越王上,年轻的帝王,她的夫君,待她极好。北越王上,年轻的帝王,她的夫君待她极好,喜欢听她弹的琴,喜欢喝她泡的茶,喜欢抚摸她如水的长发,喜欢为她描眉……还喜欢,唤她“嫣儿”。渐渐地,他用无限温暖将她固如冰坚的心魂融化,将她冰封了许久的热血重又复苏,将她遗失多年的笑回到脸上。  

       神思在往事间游移着不知不觉便到了乾安宫,她站在殿外,金织的凤锦袍与云鬓上的十二凤羽步摇渡了一层阳光,整个人都绽放着华光溢彩,真真把有凤来仪的风采演绎在人眼前。

       她的双眼凝视着前方殿堂上垂首执笔的年轻帝王,眼角流露出少有的温情。云芝知趣地退至一边候在殿门旁,沉嫣微微勾唇,径直向殿内走去。云芝在殿外目送着视线之内的凤袍拖尾离开后,陷入深思,主子冷艳无双,也就只有王上和自小跟在她身边的自己能让主子迎以温婉的浅笑。不对,还有两人呢,此次东函大胜凯旋回朝,应该会一起回来的。  

       殿内,北冥停下手中的笔,一脸温柔地望着走近的沉嫣。“嫣儿,孤准备去凤浴宫找你呢,正想着你就来了。”沉嫣在阶前站定,微笑福身一拜:“这些时日王上都在乾安殿废寝忘食处理事务,怎能再劳动王上?臣妾这一趟可没空着手,云芝还带着点心在外头侯着呢。”

 

         【第二章】  

   “看来还是嫣儿最关心孤!”北冥站在沉嫣面前,四目相对间,整个大殿溢满温甜的气息,时间在那一刻仿佛静止了。

这时一个温软俏皮的声音转换了大殿中的气氛:“哈哈,运气真好!让我逮到一双鸳鸯!”

癫痫病开始不说话走路是为什么ckground-size: initial; background-origin: initial; background-clip: initial">沉嫣脸一红,偏过头绞着手帕,语气却没有变软:“那鬼丫头回来了也不跟臣妾先说一声,还让她躲在殿内,王上这是故意捉弄臣妾的吧?”

北冥一脸无辜:“孤可是被胁迫的,与孤无关啊!”

这时殿内鎏金盘龙柱后窜出一抹翠绿的身影扯着嗓子道:“嫣姐姐不想�儿么?刚一回来就臭丫头臭丫头的……”那身影犹如一只玉雕蝴蝶,裙裾衣袂摇摆起落间,携着清香扑进沉嫣怀中:“可是�儿想姐姐啦!”

北冥在一旁:“唉,有了嫂子就忘了哥哥。”�玉公主嘟着小嘴晃着北冥的手撒娇道:“怎么会呀,哥哥是最疼�儿的,所以嫣姐姐给哥哥做的点心哥哥可以给�儿一份儿哦!”沉嫣望着�玉宠溺一笑:“原以为这丫头跟兆慎去南疆一年半载会长大些,看来还是老样子,一点儿都没变!”向来冰冷威严的殿内一片欢乐。 
      这夜的函宫内十分热闹,为了迎接凯旋归来的军队,宫内设宴七天。  华荣殿的宫宴上,沉嫣早早便饮得醉意浓浓,沉嫣向北冥告了礼后便在北冥关切的目光中离了席。

  月华下的长廊静雅幽远,沉嫣在云芝的陪同下缓缓移着步子。翘首以望,当空弦月银光漫洒,被吸入无限黑暗里。沉嫣沉郁的双眸中有了澜光:“月色好甚,若是为享一时荣华而辜负了,可不值当。”

  云芝在一旁自是心领神会,可也只得咽下心头泛的酸安慰道:“主子宽心,王上心头主子是很重要的。”

  沉嫣只淡淡一笑:“桂露浆也封存了好些日子,这会儿启出来正合适。”

  云芝听罢兴奋一笑:“主子说的是!奴婢这就去取来,不知主子要去何处?”

  沉嫣自顾缓步向前:“回宫多没意思,饮酒便要去御园西角那架藤花下方能尽兴!”云芝迎着笑上去,将手中的披风给沉嫣系好才跑着去了。

      沉嫣 独自向御园走去,初入秋北国已经冷得很了。御园那一角的藤花虽也耐寒却也到了凋落的时候,寒风迎面携来好些藤花,被沉嫣扬起的衣袂卷入其中。她抚着冰冷的藤蔓微微叹息,那日的回忆又清晰浮现。

      她得了一块难得的好墨,正想拿去与北冥一同试书比字,到了乾安宫那些侍守告诉她北冥在御园蔷薇池畔练剑。

她到了蔷薇池畔,听到他在喃喃念着:“嫣儿,嫣儿……”沉嫣心头一暖,原来在连剑时他都想着自己。

正要过去又听北冥说:“你走了,那么彻底,那样决绝,留我独自在冰冷的人世,你说我会重新遇到一个'烟儿'如今我遇到了,她和你长的很像,也叫嫣儿,可不是你,不是我的菊烟。”

沉嫣心头一颤,手中装着墨的锦盒滑落在草丛中,她躲在巨石后,北冥听到声音回头,她咬着衣袖,满腮的泪。

等北冥走后,她掘开紫菊下的那块土,里面有一个匣子。把锁破开后,里面有一张泛黄的画像,上面的女子与自己神似,只是菊烟眉间没有那颗朱砂痣。怪不得北冥为她作画时从不画她眉间的痣。

 

          【第三章】

     原来一切都是错的,她才知道,北冥梦里唤的“嫣儿”实是“烟儿”从头到尾由始至终,她都只是一个替身,一个被蒙在鼓里的替身。 
      花藤下等了会儿,嗅着花香,她仿佛无酒自醉,徘徊的步调愈发轻盈起来,她扬袖起舞,落花自她衣袂间飞扬而出,花雨未歇,醉了月下人。儿童癫痫病的症状治疗ground-clip: initial">

她沉入冷风的花香之中,醉入梦里,忍受着锥心一般的痛,强忍下喉间即将涌出的腥甜。她起舞的画面被不远处的北冥收入眼中。

她眸中的伤澜也没能躲过他的眼,她是怎么了?孤待她还不好么?孤什么都给她什么都依她,除了…………北冥思索着轻移步子走近。

      他本想就这么一直看着她,一直看着就好。只是沉嫣苍白的脸上那双秀眉微微一皱,她没有力气了,身子一软,她以为会撞上路旁的宫灯,不想在她闭上眼后,腰间被一双温柔有力的大手捞住,她被他紧紧揽入怀中。

   “王上,您怎么也离席了?”沉嫣掩住眸中的哀意,仰面望着她的夫君,却感觉曾经很近的距离如今变得这样远,遥不可及。

北冥抚着她的脸颊温和一笑:“嫣儿将孤独自一人留在宫宴上,还来问孤……”

沉嫣颔首勾唇:“月色虽如昨,昨昔已逝,今朝犹在。今儿夜色醉人,臣妾叫云芝去拿酒了,必要痛饮一场。”

北冥朗声大笑以表赞同,还是眼底情绪复杂,想着沉嫣说的前半句话。

      云芝通红着脸蛋小跑着赶来,身后跟着几个小丫头,她们都提着食盒拎着酒坛。

张罗好后,沉嫣提过一坛酒挖掉封泥:“王上,这么些年了还未与臣妾拼过酒,今夜,不醉不归!”

北冥心头一动,也拎过一只酒坛除去封泥:“好,不醉不归!”  

      三坛烈酒下肚,沉嫣醉卧在藤花下,枕着一地落花,唤着北冥的名字,北冥正欲为她拂去落在身上的落花,就看到她眼角滑落的泪。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沉嫣,心不由一疼,在她额间印上一吻。

      沉嫣醒来时身处凤浴宫,云芝守在一旁,见她醒了当即绽开笑来:“主子醒了,可有什么不适?”

沉嫣坐起身,一手搭在云芝伸来的手上,不经意般问了一句:“本宫是如何回来的?王上呢?”

云芝听罢弯了眼:“还说呢,主子昨儿不胜酒力醉倒在御园西角,枕着一地落花睡得沉得要命,怎么叫都叫不醒…………”话未说完云芝就感觉身边气氛不对,忙用手捂住通红的脸和那张一说起话就滔滔不绝的嘴,然后慌张地瞪圆了眼望向主子。

沉嫣不禁扶额,这丫头啊…………可是云芝爱扯归爱扯,倒也不会误了要事,见沉嫣没有怪罪她话多又继续道:“昨儿主子喝大了……是王上背主子回宫的,王上不放心主子就一个人就留了下来,在榻边守了主子一整晚,天擦亮才走的呢。”

沉嫣听罢也不多言语,只是淡淡垂眸抚着右手上那只翠玉镯,长睫下那深邃的乌黑里充满了复杂的思绪。

  

     华荣殿  

      这一日是正宴,兆慎军队凯旋回朝,北越国君在华荣殿大癫痫医院哪家治疗好举庆宴,整个越宫张灯结彩,歌舞升平。这七庆国宴是越朝迎功臣最高礼仪。

      觥筹交错间,沉嫣敬过酒后便不多言语,只是偶尔与身侧的�玉公主说笑几句。而�玉公主的那双秋潭一般的眼眸总瞟向北冥下侧坐着的的那个人,不必多想,那个人就是战功赫赫的北越大将兆慎。

北越日渐强盛,在两年前自立为朝,如今北冥身为天子,天子一侧,便是万人之上,除王后外,这等殊荣也只有王上素来疼爱的�玉长公主和这威震沙场的兆慎将军。

酒过三巡,兆慎趁着酒兴为退,端起酒盏斟满后上前一拜:“禀我王,臣此番远征南疆,虽无奇功,却也一来一回间延迟了与伊人白首约定,臣斗胆,还望…………”

      北冥未听他说完便朗声大笑道:“果然是文武全才的兆慎,铮铮铁骨之余也不乏似水柔情,�玉跟着你,孤放心。依孤之见,择日不如撞日,就将婚约定下吧。”  

 

       【第四章】  

      兆慎将军与�玉公主听罢喜上眉梢,随即叩拜谢恩,殿内众臣纷纷道喜,整个大殿更加热闹起来。沉嫣习惯地回首望向身边的人,眸光不禁沉了沉,北冥右手正紧紧攥着藏在袖中,他这是动怒了。沉嫣没有忽略北冥眼底一闪而逝的伤痛,难道,�玉她………… 
       沉嫣压住心底的疑惑,她突然觉得,这三个人之间,不仅仅只是兄妹君臣这么简单。 
      宫宴结束后,沉嫣便让云芝传信给自己自己在东函的心腹,要他们探查一下东函朝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若真的如她所猜想的那样,那么她会守护她的夫君,她的王,不论是要背叛什么,付出什么代价。

       而北冥在大宴后回到乾安宫后当即召见了兆慎将军。兆慎将南疆战场上俘回的一员大将带到北冥前,那人却是东函镇国将军程拓。

      北冥大怒,东函将军竟然出现在南疆战场上,还成了北越战俘,这不可能是个误会,唯一的可能,就是东函见风使舵,他还以为东函公主成了北越王后会让东函与北越长结秦晋之好,可是他失算的一步是,这个东函公唯一女儿在东函公心中的地位。如今……看来嫣儿在东函倍受冷眼……想到这里,北冥心头不自觉地抽痛了一下。

     “王上,唯今之计,只能尽早与南钩结盟,若是东函先与南钩…………”

兆慎还没说完,北冥就示意他不必多说,随即一束冰冷的目光扫向跪在堂下的程拓。

程拓感到冷意的目光先是愣了愣后又轻蔑一笑:“王上当真以为我程拓会成为区区兆慎的手下败将么?我此趟是来做使臣的。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王上也该顾及北越皇室声威吧。”

北冥不怒反笑:“那你说说,贵国是东函还是南钩?”

程拓听出话中的讽刺也不恼调眉:“我是东函镇国将,只不过主子素来与南朝主上交好。所以在主上那里主子可没有忘了你北越国君当年舍身相救之恩,为你北越说了不少好话。”

北冥不做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程拓也不多说什么,又继续道:“四国中的第一美人花落北越,主上听说后,似乎对这美人有着志在必得的心思。”

北冥右手的指节泛白,心头一股杀机涌现在那双无底深瞳里。程拓见北冥神色有变也不敢再言语刺激:“便转换了话风,其实王上可以试试”

 

     【第五章】 
青海癫痫医院排名前十?ackground-size: initial; background-origin: initial; background-clip: initial">      北冥清冷的声音穿透每一个人的骨髓:“你们还等什么?”

程拓一喜,还以为事成了,未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被殿外的侍卫架住,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瞪着双眼望着一脸淡然的北冥。此时才想起来,北冥嗜杀成狂,杀人从来不提理由,或者说,理由就是他想那些人死。

这一回北冥却开口了,斜眼一扫阶下的人:“留着你,会让人恶心。”程拓开始挣扎:“北冥!我是使臣你敢杀我?北冥,你这个麻木不仁的暴君…………”

那喊声渐远,北冥抬眼看了兆慎一眼,见他没说话便起身欲离开。

   “王上留步!微臣有事启奏。”身后的兆慎向他拜了拜,唇角一抹笑意难以猜透。北冥微微皱眉,还是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兆慎。接着的一连三日他都没有踏出乾安宫。 
      沉嫣一袭红衣临风,望向北边的远处。还好,这么多年,身边还有云芝在。她住的宫殿是世间最华丽的,她穿戴的衣裙首饰是世间最精美的,爱她的男人是天下最伟大的英雄,她的地位是万人之上……她拥有世间最好的,唯一的遗憾便是她爱的人,不爱她。 
     “云芝,孤老了,身边也只剩下你这么一个故人了。” 云芝也眯着眼感慨道:“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时间席卷了一切,带走了很多人和事,好的,和坏的。”沉嫣勾着唇角回头,一双犹是玉雕的纤手覆上云芝的手,那张不见沧桑的绝美容颜上写满了历经惊涛骇浪的疲惫。 
      她的思绪随着消失在夕阳里的鸿雁飞到十年前。那一早也是秋,她以东函长公主的身份从北越嫁去南钩。带着已死的心,离开了北越。 

       沉嫣一袭红衣临风,望向北边的远处。还好,这么多年,身边还有云芝在。她住的宫殿是世间最华丽的,她穿戴的衣裙首饰是世间最精美的,爱她的男人是天下最伟大的英雄,她的地位是万人之上…………她的一生,都走在众人仰望的高阶上,可她的心,却在万劫不复的低谷。

    她站在南钩的王城的城墙上,临万丈余晖。遗世独立的站在那里,她要告诉那些舍弃她离开离开她的人,她从来都不曾倒下。

 

       番外 · 云芝    

       我跟了主子八十四年,她出生那时,我才三岁,娘亲是王后娘娘的心腹,她时常叮嘱我要我保护好主子。她是王上和王后娘娘的心肝。她十六岁嫁到北越做了两年零四个月的北越王后,后来又以东函帝女的身份嫁到南钩。

      她的青春大半都被深埋进了遗憾与怨恨里,她以为她的父王不爱她,以为她的北冥不爱她,以为她死去的儿子不爱她,以为她的王没有原谅她。

       其实,是他们的爱太沉重,反而伤害了主子。

       主子薨于八十四岁那年,以南钩太皇太后的身份葬在她东函的故土。

      主子说,她的灵魂,一直活在醉舞花雨有他陪伴的那一晚。

      主子说,她的余生,都用来忘记那一晚。

       她说,人生如书,看时易,写时难,感时易,懂时难。人生漫漫,可她在人世走一遭,好像就只为在他身边那两年而活。

       她还说,从梦中被唤醒红尘,在红尘中醒了梦幻。于是在浮生梦醒后,便无喜无悲了。

 

【编者月下竹影按语:小说情节跌宕,文风清隽简洁。彰显出作者驾驭文字的功力。整篇小说读来让人伤感和沉重,有时候,未曾言出口的爱,更深沉厚重,有时候,那冷冷的表面下恰恰是痛到能法承受的爱。但是,我觉得虐心之爱虽然凄美,但太过残忍,我希望,爱她就说出来,让她感受到亲情爱情的暖,不要让她对世间失望!】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上一篇:没有人会像你一样爱我-[亲情散文]

下一篇:季末季至。痴迷伴君停留如衣-[伤感散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